再读中文网 >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三千二百四十三章 迁怒杀机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三千二百四十三章 迁怒杀机

  但他却咽不下这口气。

  想当初,他在外面也算是一个颇有地位实力的大商人。

  当然他自己不会承认,他其实没有什么经商的天赋,一切都是靠他那个能干的媳妇。

  而之所以他如此信任那个外室,就是因为那个外室善解人意又柔弱可怜,一副总是以他为天,没了他就活不下去的娇弱模样。

  只可惜,看起来柔弱无依的小白兔,实则是朵食人花。

  而且当时他那个原配夫人一力主张,要让他们家的商行挂靠在宫家大商会的名头之下。

  当时的他却是以“宫家是女子掌家,不堪大用”为理由激烈的反对。

  可惜事实证明,他夫人说得才是对的。

  他们因为与大商会处处作对,所以被大商会摒弃在合作商行之外。

  本来还算丰厚的产业,一下子就缩水了近三成。

  而那时他夫人已经被他气得一病不起,却还是勉强支撑着病体,替他们家的商行筹谋奔走。

  可他却只记恨着自己被夫人的娘家人教训,被那些外人们嘲笑鼠目寸光地丢脸,进而也恨上了为自己劳心劳力的原配夫人。

  沈棠刚才说他的那些话,有的地方是对的,但有的地方却不对。

  因为他毒杀他的原配夫人,压根就不单单是为了偷那些房契地契。

  而是他早就怨恨死了自己那位能干的夫人,恨她管自己那么严,让他一点做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也恨她让自己成了整个商圈的笑话!

  但是现在,老鼠男心里最恨的人,却是那个多管闲事的见茶!

  没错!

  在他看来,这该死的臭娘们跟他家那个死女人都是一样的自不量力,都是一样地让他丢了面子。

  也都该死!

  老鼠男的眼底满是狠辣的算计。

  比起其他人来,他似乎更有理由除掉那两个贱人。

  “我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

  有人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但老鼠男却只是冷冷地瞪了说这话的人一眼,嘲讽道:“不过就是一个娘们而已,还不是靠着他身边的男人才能成事?”

  没想到这话,却赢得了众人的纷纷点头赞同。

  在他们看来,输给一个男人自然是要比输给一个娘们更能接受些。

  于是,有心思活络的又开始异想天开。

  “若是有朝一日,那娘们落了单......”

  后面的话也留给了人无尽的遐想。

  老鼠男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只不过,他自以为比这些蠢货们更加聪明一些。

  “反正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咱们打不过那个男人,可不代表别人也打不过。”

  说完,他大步流星了离开。

  余下的几人也看着他的背影,眼神也是纷纷闪烁。

  不多时,这些人就三三两两地走了,不过却是各怀鬼胎。

  ......

  林梦雅还不知道那些被他们夫妻吓走的家伙们,又在不自量力地准备暗戳戳地搞事了。

  当然,要是知道了她也没在怕的。

  她跟龙天昱混进来是做什么的?就是来

  搞破坏的呀!

  所以自然是巴不得这里越乱越好。

  浑水才能摸鱼,何况他俩随时都能全身而退,一点损失都没有。

  此时,沈棠在她面前也终于学了个乖。

  既没有想办法搔首弄姿的去吸引龙天昱的注意,也没想靠着花言巧语就想在林梦雅这里蒙骗过关。

  当然,也不是她不想。

  只要是这夫妻俩太吓人了!

  她刚才亲眼看到那个恐惧的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又锋利又奇形怪状的小刀,坐在桌前,就把一只刚被扭断脖子的野兔子给开膛破肚了。

  关键问题是!这女人一边用刀切割,还一边念叨。

  什么心肝脾肺肾,都被这恐怖的女人完整地取了出来不说。

  她、她居然能完完整整地将一整只兔子的肉,完全从骨架上剔除下来。

  沈棠看到了,那骨架干干净净,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所以她怂了。

  杀兔子尚且如此利落,那要是杀人呢?

  她坐在营帐的角落里头,双手紧抱住自己的膝盖,努力的将自己团成一个球,完全不希望被那个大魔王发现自己的存在。

  天啊!

  她当初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怎么偏偏惹回来这么一位煞神?

  正在耐心细致的切割兔肉丁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己居然把沈棠给吓得已经开始后悔惹上了她了。

  实际上她之所以这么做,不是为了吓唬对方,而是他们俩的手下每次送来的野兔子肉,里面的小骨头又硬又不好剔,实在是非常影响口感。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一群大男人,能把东西做的能入口就算是不错了。

  其他的,还是靠自己吧,指望别人终究是不成的。

  等到她将两只肥兔子都切成了两厘米左右的兔肉丁后,林梦雅满意地笑了笑。

  谁知,她这一笑可吓坏了沈棠。

  完了完了!

  大魔王这是对兔子下完了手了,下一刻恐怕就是她了!

  此时的沈棠欲哭无泪。

  她真的是不想死啊!

  也顾不得什么身份颜面,她立刻爬过去,哭着给林梦雅磕头赔罪。

  “见茶姑娘饶命啊!之前都是我鬼迷心窍,是我不对,我给您赔不是,您就饶了我这条贱命吧!往后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再也不敢惹您生气了!”

  正在思考今晚这兔肉丁是吃麻辣的,还是吃甜辣的林梦雅还有点懵。

  不过她向来是个随机应变的,当下,就放下了手中的解刨刀,在龙天昱给她早就准备好的热水里涮洗着自己的双手。

  “既然知道怕了,那我就教你个乖。”

  听她这么说,沈棠如蒙大赦。

  但林梦雅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如遭雷击,只能愣在了原地。

  “不如你告诉我,之前你跟那个赵大虎之前到底去了哪?”

  “我、我跟他,没去哪啊......”

  沈棠的眼珠子乱转,到底还是心虚的。

  林梦雅当然知道,而且她也料定了沈棠不会轻易地跟自己说实话。

  闻言,却

  是冷哼了一声。

  “你现在不告诉我也可以,等会副堂主回来了,你就亲自跟她说吧。沈棠,你跟我撒谎可以,但是你能骗得过副堂主么?”

  沈棠却是知道自己骗不过。

  事实上,只要见茶跟副堂主对过一遍,副堂主就会发现自己去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副堂主以为的那个地方。

  以副堂主的多疑,她肯定会派人去那附近搜查。

  到时候只怕那艳魂香的秘密,自己就再也保不住了!

  越是落魄至此,沈棠就越是不能放弃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

  要知道,那些艳魂香可是她东山再起的靠山!

  但现在,沈棠觉得自己还是保命要紧。

  当下,就扯出了一抹讨好的笑。

  “瞧我这记性,我之前就想跟姑娘说,那里面有一样好东西,姑娘若是知道了也一定会喜欢。”

  “哦?什么东西,说来听听。”林梦雅假装有点兴趣的样子。

  实际上,她已经猜到了。

  “姑娘在外面见多识广,不知可曾听过千金难买的艳魂香?”

  果然是这个。

  林梦雅挑了挑眉,“嗯,倒是听过过。只不过那东西难得,现有的又都被卖出了天价。”

  沈棠的心里一下子就丧气了不少。

  啊本想着如果对方不知道的话,那就只有任由她忽悠了。

  该死的!这居然是个识货的!

  可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两位不仅识货,而且恐怕还是整个市场里艳魂香最大的供应商。

  “见茶姑娘果然好见识,那艳魂香之所以难得,是因为它产自一种极度危险的嗜血蝙蝠的巢穴之内。”

  “我之前就是偶然发现了这么一个巢穴,本想着取一些出来,没想到那些嗜血蝙蝠实在是难缠,我带去的那些人手全都折损在那里了。也是因为如此,才让那赵大虎逮到了机会。”

  连这件事都说了,林梦雅深知,恐怕沈棠是真的黔驴技穷了。

  也难怪,沈棠除了那怪异的特长外,其他的能力并不算突出。

  这一点林梦雅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已经可以得出结论了。

  沈棠最擅长的就是趋炎附势,之前之所以能够占据一席之地,一来是因为支持她的男人足够多,二来恐怕就是因为她抱上了副堂主这条大腿。

  现在,第一条优势荡然无存了,所以她就需要巩固自己的第二条优势。

  奈何这营地里面偏偏多出来个林梦雅。

  林梦雅猜测如果自己没有乱入,打破这些现有的势力平衡的话。

  那么那么沈棠为了巩固自己与副堂主之间的关系,没准会把艳魂香的秘密透露一些给对方。

  但现在,恐怕沈棠不会了,她舍不得。

  “有这样好的东西,你竟也舍得告诉我?”林梦雅故意表示怀疑。

  沈棠却苦笑着说道:“不瞒你说,如果是放在以前,我还真的舍不得。可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除了这个,我也拿不出旁的条件来交换。”

  林梦雅一挑眉,意味深长地提醒对方。

  “那你为何不将此事告知副堂主呢?”

  沈棠听到她的话,却是幽幽地叹了口气。

看过《绝色毒医王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