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仙官> 第三百七十五章
  用罢晚饭,乌山云神神秘秘的进来,低声下气请叶行远外出。说是最后与舒月兰约定的地点,乃是城西老城隍庙偏殿之中。

  这个约见时间地点双方都能满意,城隍庙有阴神罩护,正气凛然。所谓天日可鉴,在这里就算对方是用毒高手,也绝不敢轻举妄动,算是表示对方的诚意。

  叶行远对此也感到很满意,这说明这位舒教主并不是完全不通人情的南疆怪人。陆十一娘仍旧有点顾虑,又略劝了几次,但也拗不过上峰,只能暗中多派人手加以保护。

  等到天色断黑,门外传来初更鼓声,叶行远便带着陆十一娘出门,悄悄朝着老城隍庙而来。

  此地偏远军州,并无禁夜,不过民风淳朴,到了这时候街面上已经空寂一片。乌云遮月,虫鸣不绝。蜀中夜色独有一绝,朦朦胧胧的雾气遮掩天空,有迷离玄奥之美。

  乌山云虽然笃信舒月兰这位前教主绝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对付叶行远,但仍然不敢怠慢,做足了准备。他当先引路,袖子招展,似有毒虫蠕蠕而动,防备毒物突袭。

  “大人放心,这贱人绝不敢对你不利。见面之后,老夫定要当头棒喝,说服她弃暗投明。”他一边前行,一边还向叶行远做保证。

  叶行远含糊应声,自己也时时注意,准备了“破字诀”“反字诀”神通,以防不时之需。

  好在一路风平浪静,等抵达城隍庙的时候却见庙门洞开,里面黑漆漆一片,并无灯火。平日天州府城隍的香火还算兴盛,但此时深更半夜,自无他人,庙祝也不知哪里去了。

  “属下先进去看看。”陆十一娘知道这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便要先进去查探,确定没有危险才让叶行远进门。

  “不必。”乌山云陪笑道:“老朽叫她出来。”

  前教主这时候还弄什么玄虚!他心中吐槽,担心舒月兰到了这种地步还在犯糊涂。便在庙门口朗声叫道:“教主,我已经请了叶大人前来,你还不赶紧出来迎接!”

  庙中一片寂静,良久才有人回话道:“乌长老见召,月兰不敢不来。不过什么花大人叶大人,咱们乡野之人可不认识。若真要相见,便请入内吧。”

  这人声音柔腻,荡气回肠,颇有迷惑人心之效,一听便知道是邪派妖女。

  乌山云怒道:“月兰,你不要不识抬举。而今我请得叶大人前来,不但是你将功赎罪的良机,若是能得大人相助,你便是重归五仙教,也不时没有机会!切莫执迷不悟!”

  老头子不能说没有私心。自从舒月兰离去之后,五仙教中争权夺利,一直未能整合,搞得乌烟瘴气。也正是有鉴于此,乌山云才离开滇北,到蜀中游历。

  原本自告奋勇来救人,不过是想挣点外快。但摸清了叶行远的身份,又有了舒月兰的消息,乌山云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

  五仙教吹得神乎其神,不过乌山云自己明白,这终究不过是偏远一隅之地的小教派罢了。连滇北几个势力稍大的土司,都能将他们呼来喝去。

  要是能巴结上叶行远这尊大佛,舒月兰和自己绝对能捞上不少好处,正如他所说,有叶行远支持的话,舒月兰就算想重返五仙教,也不是没有机会。

  一条白色人影在黑暗之中缓缓现身,舒月兰终于还是走了出来,她一袭白衣,面若冰霜,冷笑道:“乌长老是攀上高枝了?蜀地却不比中原,这位状元老爷在这里立足不稳,未必好使呢。”

  她并不是不认识我,叶行远心道。这其实也是理所当然,舒月兰既然与瘐毙犯人陷害叶行远的事情有关,绝不至于完全不了解前因后果。毕竟她也曾为一教之主,虽然糊涂犯过错,但不可能对天州府的斗争形势没点感应。

  童知府这边已经开始下手,叶行远的地位确实也未必稳如泰山。

  乌山云急道:“所以你就狗胆包天,居然敢勾结陷害叶大人?这可是滔天大罪,你不要连累教中弟兄!”

  舒月兰面不改色,漠然道:“长老可不要忘了,我早已破门出教,不再是五仙教的教主。无论我做什么,也只是私人行动,与五仙教无涉。”

  两人越说越僵,叶行远却从舒月兰的语气中读出了几分对五仙教的关切之意——这位前教主嘴上说得绝情,其实纯粹是要与五仙教撇清关系,必有一份香火之情。

  有牵挂就好,就怕是不管不顾的亡命之徒。叶行远胸有成竹,便从容自若道:“舒姑娘,本官不欲与你为难。不过你可要知道,构陷朝廷命官乃是杀头的大罪,如今同谋的霍典吏已经招了,舒姑娘本是外人,何必死撑到底?”

  舒月兰疑惑未定,她今夜答应与乌山云相见,就是收到了消息,说出城的霍典吏为人劫持,不知去向。这人乃是天州府衙与她联系的关键人物之一,也是这件瘐毙案的经手者。他突然失踪,舒月兰当然怕他是落在了叶行远手里。

  如今从叶行远口中得到证实,她心中震骇,但仍不动声色道:“大人之言差了,小女子何尝敢有构陷大人之举?今日与乌长老相见,只是教中私事,不知怎犯了大人的忌讳?”

  叶行远笑道:“你莫要不认。除了霍典吏的口供,那死去和尚的身上乌老已经验出你五仙教万毒归心,有这证据在手,按察使司就能下海捕文书将你缉拿。”

  自己就身在执法部门真是便利。作为蜀中省按察使司佥事,叶行远本身就有资格签发蜀中省内的海捕文书,只需在王按察使处备案即可。

  舒月兰恼道:“那就要看大人有没有这个本事拿住小女子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舒月兰转身就要走,乌山云厉喝道:“教主,我再唤你一声教主。你当初糊涂,失了七星悬龙木,那却也只是小事。

  如今实乃大事,涉及官场争斗,稍有闪失,便是死无葬身之地!你到底有什么倚仗,敢对叶大人不敬?”

  乌山云人老成精,心底明白,舒月兰必是傍上了什么高枝,这才有恃无恐。但叶行远此人属于过江的强龙,堂堂状元之身,在蜀地虽然一时不显,但手段狠辣,行事干净利落,五仙教怎么惹得起他?

  舒月兰就算是得童知府之类当地官僚的庇护,若是叶行远有意针对,只怕也脱逃不得。乌山云是真怕她一条道走到黑,不见黄河不掉泪。

  舒月兰顿住脚步,转头似笑非笑地望着叶行远,半张俏脸在月色下倒是熠熠生辉——这也算是个乡野美人,只是年纪略大了些,叶行远心中评价。

  “我知道叶大人乃是状元之才,文曲星下凡,又文武双全,独抗蛮人铁骑,可说是少年英杰。本来就算是借小女子一万个胆子,也绝不敢与叶大人作对。”

  舒月兰冷笑不绝,“然则叶大人再有通天的本事,终究还不过是区区一个按察使司佥事。对上本府童知府或许不惧,但若是藩台、抚台大人又如何?

  更何况,慈圣寺这件事背后之人,可比这些人都来头大得多了。就算是以叶大人的名望地位,遇上了南浔州那一位,只怕也必得退避三舍吧?今日言尽于此,小女子告辞!”

  舒月兰说完就走,再不多说一句话。乌山云还要阻拦,叶行远却制止了他,“不必,舒姑娘已经把最关键的信息透露给我们了。她并非没有弃暗投明之意,但不解决背后之人,与她说得再多也是无用。”

  他微蹙眉头,从舒月兰口中得到的消息,果然与他和青妃最初的揣测相同。在蜀中要想一手遮天,也只有南浔州那一位了。

  舒月兰虽然态度不好,但是却暗中将这最关键的目标人物说了出来,对叶行远来说,今日会见虽然没有完全达成目的,却也已经有了成果。

  乌山云一怔,迷惑不解问道:“大人,我这侄女说了什么?她年轻不懂事,你可不要与她计较。”

  老头子对这位前教主言语中不客气,私底下还是颇为维护。看来到底同出一脉,非同寻常,叶行远知道他的心思,也不说破。

  只笑道:“她既然迷途知返,那本官当然不会将她怎样。至于她说的是什么,你就不必管了,知道太多,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此人的名号说出来惊世骇俗,叶行远现在心底里都得掂量掂量如何应对。乌山云不过是个医生,不必让他知道太多,以免徒自畏惧害怕。

  乌山云心中凛然,知道叶行远的对头必然了得,但他瞧叶行远并无畏惧之色。又想他在民间的传闻本事,与这几日所见所得,料定是个成事的,便是敌人再强也不怕。

  想到此处,乌山云便定了主意,也不再多问。随着叶行远与陆十一娘回返官衙。他自再去诊疗智禅和尚,叶行远却回头与青妃商量。

看过《仙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