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3912章 正主

陆少的暖婚新妻 第3912章 正主

  她赶紧打开窗户,让程奕鸣进了房间。

  山庄里的房间都是平层木屋,后窗外是小树林,记者也没想到有人会从这里进来。

  “程奕鸣,你听我解释,”等他站稳了,严妍马上说道:“我和吴瑞安什么也……”

  话没说完,他已将她扣入怀中,“你有没有事?”

  严妍愣然摇头。

  “没事就好。”他轻抚她的后脑勺,“我带你回去。”

  嗯?

  他没生气?

  她知道他的醋劲有多大,已经做好十级台风来临的准备了。

  这时“砰”的一声,浴室门被拉开,吴瑞安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

  他看上去非常疲倦,脸色透着不正常的潮红。

  严妍不自觉的往程奕鸣身后躲了一下。

  “吴瑞安,要不要给你找医生?”程奕鸣大概看出是怎么回事了。

  吴瑞安摇头:“你带着严妍走。”

  程奕鸣不再管他,脱下外套裹住严妍,准备带她离去。

  严妍没有挪动脚步,她还有疑问没弄清楚。

  “瑞安,我进组拍戏跟你有关系吗?”她问。

  她为什么会到庄园里来,是因为她听到一些风声。

  吴瑞安站在窗前,不让别人看到他的表情,只是他暗中用手支撑着窗台,才能勉强站住了。

  “我的确给这部戏投资了。”他也不再隐瞒,“但你出演这部戏,纯属巧合。”

  严妍心头轻叹,他也是一片好心。

  今天正好可以把话说清楚。

  “瑞安,谢谢你,”她由衷说道:“我明白你想我过得更好,我已经找到能让我过得更好的人了。”

  她挽起程奕鸣的胳膊,“我会过得很好的,希望你也过得好。”

  吴瑞安沉默片刻,点了点头,“程奕鸣,你先想好怎么带严妍出去。”

  他这时才露面,或许会引起更多猜测,带来反效果。

  “谁敢乱发消息!”程奕鸣眼中掠过一抹冷意。

  吴瑞安轻笑:“他们的确不敢对你做什么,但严妍身边的人就不一样了。”

  他的确有心保护严妍,但有些东西是无孔不入的。

  程奕鸣思索片刻,拿出电话吩咐助理:“想办法将门外的记者赶走。”

  严妍摇头:“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程奕鸣,我跟你从窗户走。”

  “不必。”程奕鸣拉她坐下,“就在这里等。”

  他翻窗没关系,他怎么能让她狼狈。

  “我不会让他们乱写。”他将她搂紧,“别担心。”

  她一点也不担心。

  事实上,她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有安全感。

  她在乎的,从来都不是别人怎么看她,来自最亲近的人的信任和关爱,足够让她抵御任何风雨了。

  “叩叩!”这时,玻璃窗再度被敲响。

  外面出现一个女人和两个男人的身影。

  严妍一个也不认识。

  程奕鸣打开窗,那两个男人先进来,然后一左一右,将女人扶了进来。

  女人气质文静,肤白胜雪,修长的天鹅颈上,顶着一张细嫩的鹅蛋脸。

  她虽没有严妍光彩夺目,却自有一种独特的清冷气质。

  “你来干什么!”吴瑞安走上前,眉眼透着不耐。

  女人淡声说道:“爷爷看到照片了,让我来处理这件事。”

  她仔细打量他一眼,察觉不对劲,“你怎么了?”

  “跟你没关系,”吴瑞安不耐的撇嘴,“你先走。”

  面对吴瑞安的不耐,她并不动怒,而是继续说道:“按照现在的情况,除非我和你一起出去,否则没有更好的办法。”

  她淡淡瞥了严妍和程奕鸣一眼,“或者,你们和我们一起出去,什么绯闻都不攻自破了。”

  严妍微怔,她认识自己,难道她就是……

  “吴瑞安,你也不介绍一下?”程奕鸣问。

  他明白严妍的好奇。

  吴瑞安撇开眼,没说话。

  随女人进来的一个男人说道:“这位是我们少爷的妻子,吴太太。”

  她就是吴瑞安的新婚妻子。

  吴瑞安说这是爷爷促成的婚事,看起来,他们两人都有着无奈。

  “原来是吴太太,”程奕鸣嘴角勾笑,“吴瑞安,我觉得你太太的主意很好。”

  严妍也点头,“我们一起出去吧。”

  她紧紧挽住程奕鸣的胳膊,先一步往前走。

  走到门后,她转头回看,却见吴瑞安和吴太太还站在原地。

  “吴太太,”她笑道:“你快挽起瑞安的胳膊啊,我马上要开门了。”

  女孩点头,走到吴瑞安面前,主动挽起他的胳膊。

  吴瑞安身体僵硬,每一根头发丝儿都在抗拒。

  但严妍已经把门打开,他也只能往外走去。

  严妍和程奕鸣安全的回到了家。

  刚才记者们瞧见她和程奕鸣挽手走出,有点儿懵,也有人议论,程奕鸣是不是被叫来救场的。

  紧接着,吴瑞安也带着一个女人出来,大家就彻底懵了。

  有眼尖的记者认出来,“那是吴瑞安的新婚妻子,我去参加过婚礼……”

  原来正主也在房间里。

  这件事说破天,也就是两对情侣在房间里聊天或者喝茶什么的吧,已经毫无八卦价值。

  严妍关上家门,从后圈住程奕鸣的腰,她今天喝得有点多,这会儿酒劲又上来了。

  程奕鸣转身,低头凝睇她双颊泛红的醉颜,“之前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啊哦,这是要把事情细节问个明白吗。

  他尽管问,反正她问心无愧。

  “我的电话丢了……莫名其妙,”她耸肩,“我喝得有点多,有个副导演让我去房间休息,没想到吴瑞安也会到。”

  “这是吴瑞安的圈套!”程奕鸣轻哼,“他自己也没想到,他的新婚小妻子会跑过来搅局。”

  严妍不愿相信,但将整件事想一遍,事实的确又是如此。

  “程奕鸣,今天我跟吴瑞安说清楚了,他再也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情了。”

  “他干什么也没用,你也不会搭理他。”

  程奕鸣不以为然,“不说他了,你累了,早点睡。”

  她脚步没动,抬起俏脸疑惑的看他。

  “我脸上有什么?”他挑眉。

  严妍嘟嘴,“你不爱我了?今天你都不吃醋了。”

  不认识的男人,他都会喝干醋,何况还是吴瑞安?

  谁说程奕鸣不吃醋,他见到吴瑞安的那一刻,恨不得将对方手撕了才好!

  “你不是说,要彼此信任?”他淡声问,眸底是沉沉的压抑。

  严妍微愣,接着嫣然一笑,她看明白了他眼里压抑的是什么。

  她心里泛起一阵感动,他愿意为她改变,比说多少次爱她更让她欢喜。

  “恭喜程少爷,今天学会了相信自己的女人。”她嘴上打趣他。

  却见他浓眉一拧,似乎对她的打趣有点生气。

  蓦地,他低头下来,她以为他会咬她的耳朵,然而他只是贴在她耳边说:“我喜欢听后面五个字。”

  她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已经落下。

  他不容抗拒的亲吻,已经预示他真正的想法……

  “明天我很早就要走……”她好累,

  “明早我叫你起床。”他在她耳边呢喃。

  严妍:……

  他这也叫退了一步吗。

  最终他还是让她睡了一个好觉,主要是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但她好开心,梦里她看到的,竟然是程奕鸣陪着她坐过山车。

  她尽情的笑着,叫着,他一直在她身边。

  隔天在剧组化妆的时候,她仍想着这个梦。

  忽然有一个想法,什么时候让他真的陪她去游乐场……

  “你是说……那个神秘人是吴瑞安?”祁雪纯的话打断她的思绪。

  严妍点头。

  昨天她听到别人的议论,一度以为是程奕鸣背后操控。

  但她坚信程奕鸣不会再瞒她什么。

  有了这个坚持,她再留心打听了一下,便知道吴瑞安是这部戏的大投资人了。

  听说吴瑞安去了庄园参加派对,于是她也跟过去,想要当面说清楚。

  该说的话,昨晚也都已经说完,她心头的大石头也落地了。

  “奇怪。”祁雪纯紧紧蹙眉。

  “哪里奇怪?”严妍问。

  “你去庄园找吴瑞安,吴瑞安喝了加料的酒,然后门外又有记者……”祁雪纯摇头,“这简直就是精心的布局!”

  严妍点头,赞同她的说法,但也还有一种可能,“也许都是巧合。”

  派对上玩大了,这种事不是没有。

  至于记者,最爱蹲守的不就是圈内人出没的地方么,不然那么多的偷拍照从何而来?

  最关键的一点:“吴瑞安已经承认了。”

  “他承认了?”祁雪纯诧异。

  严妍点头,昨天她问这部戏是不是他投资,他点头了。

  虽然他说,她出演这部戏纯属巧合,但严妍认为,他只是在程奕鸣面前不给她惹麻烦而已。

  即便他没有指名道姓让她参演女二号,当女二号的候选人照片放在他面前时,他也会毫不犹豫选择她。

  有些事情,说不了那么明显,但就是那么回事。

  祁雪纯不再言语,但她眼里仍有极深的疑惑。

  今天严妍收工较早,她回到酒店房间,本想洗澡早点休息,忽然门铃被按响。

  门外站着一个意外的来客。

  “吴太太……”严妍微愣,赶紧将她请进来。

  “严小姐,我姓秦,”女孩说道,“你不必叫我吴太太。”

  稍顿,女孩自嘲一笑:“我知道,吴瑞安心中的太太人选,其实是你。”

看过《陆少的暖婚新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