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重生之星空巨蚊> 第十七章 击杀邪物【来起点订阅】

重生之星空巨蚊 第十七章 击杀邪物【来起点订阅】

  桀桀桀桀。

  蹲墙角的怪物发出阵阵咆哮,但与刚才恶意满满怪叫声已经不一样了,这是凄苦痛楚哀嚎声。

  在这片小城镇只手遮天的怪物,哪有遭遇过这种攻击啊,打得他脑瓜子都差点开瓢,痛煞人也。

  啥竹棍啊,寻常竹棍哪能敲痛自己。

  “你……看到没有?你别过来,小心我再敲你。”

  小伍握紧竹棍,色厉内荏大喊大叫。

  他哪知道自己为啥能打中一闪而逝的怪物,反正当下只能利用这点来威胁怪物了。

  做为本土星球居民,知道这些厉害邪物拥有通晓人言智慧的,说话它们能懂。

  “吼!”

  困兽犹斗,何况这只怪物不过受了皮外伤,脑瓜子嗡嗡一阵后,凶意更甚,直接从黑暗角落扑咬出来。

  它掠向小伍方位,但见小伍心急如焚,眼光瞥见这道残影,手里竹棍挥舞来不及了,没握竹棍的手掌悍然击打而出。

  啸——

  掌心隐隐约约有黑色龙影浮现,但不是龙影似乎气力不济,被阻碍在掌心处无法得出。

  小伍巴掌快如闪电,眼前一花印在来临黑色邪物影子头上,打的它痛苦哀嚎声,溅射在房屋墙体上,软软贴墙滚下,目光出现意外与震撼之色,连连后退,变得警惕起来。

  小伍也震惊了。

  他口干舌燥,望了望自己下意识拍出的手掌,心有余悸之余,又被自己拍出的掌力而内心动摇。

  这是自己吗?

  竹棍可以理解成师傅送的神兵利器在生效,但巴掌的力量可是他自个的,这么排山倒海般的气力,隐瞒不了他。

  “降龙十八掌?我已经入门了吗?好快啊,我是天才。”

  小伍差点忘了迫在眉睫的邪物威胁,欢天喜地翻着自己一双手掌心看着。

  也没啥特别的啊,为啥有这么强的威力拍出。

  另一头的邪物,若隐若现在黑暗角落咆哮了几句,内心已经怒不可遏。

  从它的角度看待事情,绝对是丢脸之极的,这位少年人的岁数它通过长年累月吞噬人类血肉可以感知到,绝对不超过十五岁,可他的掌力竟将自己鼎鼎大名邪物击飞,这是丢脸无比的事,对他而言,大大折损名声。

  邪物之间也是有自己圈子的,它长年盘踞于这片村镇,将此村镇当成了自己的地盘,如果有其他邪物知道自己威名跌损,也许会对他展开地盘的争夺战,那绝对是既凶险又麻烦。

  所以他不愿在此时退走。

  这么个人类小屁孩,它还就不信了,真能奈自己如何。

  噗。

  忽然,邪物身体周围浮现缕缕微光,这道微光很快扩散开来,将少年吞入其中。

  在这过程期间,小伍也想用降龙十八掌做出抵抗,但他只掌握了第一掌亢龙有悔,拍来拍去,仿佛拍在空气上,只能任由微光把他吞噬。

  所谓邪物,都是有奇淫技巧的。

  这头邪物的力量,是通过制造幻境让人类陷入它编织的幻觉世界,从而人不知鬼不觉将围困者击杀。

  “儿子啊,我们家的最后家产,就交给你了,为父不求你能出人头地,但求你不要如为父般受尽折辱!”

  画面中是小伍三年前十岁时的记忆。

  当年的小伍也是富贵人家,但因为父亲与京城皇族争嫡之战有所牵连,于是一家老小变成了罪人,在京官清查之前,他父亲让小伍带着银两与家传宝剑,离开家族重地。

  小伍自此流浪。

  担惊受怕的日子开始,而他很快发现,银两根本不够自己用,连那家传的宝剑,也不过是把生了锈迹的破剑,根本不堪大用。

  小伍在一次一次危机之中,热泪盈眶,叫喊爹娘,却无人回应。

  当时的痛苦浮上心头,小伍眼角湿润起来。

  然而邪物等的正是这种情况,它早已运筹帷幄,候在了小伍不远处的黑暗之中。

  它内心发誓,这人类少年将自己伤了,自己定要将其挫骨扬灰,碎尸万段,甚至活生生吃了,才能化解自己的仇恨。

  只见小伍沉浸在幻觉中,完全不自知,因为有前面的错误,邪物内心有充足的警惕,并没选择第一时间出手,而是继续等候。

  直到小伍在街头被无数流氓顽劣孩子欺辱,还被抢走了所有银两,连宝剑都要差点失手时。

  邪物趁着小伍眼泪从眼角悄无声息滑落的瞬间,动弹了。

  爪子伸出老长,一晃而过,欲把小伍头颅抓成两半。

  不过在幻境之中,小伍即将失去宝剑之际,有一只白嫩俏生的小手,猛然拉住小伍的手腕。

  “男子汉大丈夫,居然想哭?有这心思,不如给老子打回来!”

  牵住小伍的少年人,正是‘王哥’。

  “谁想哭?!”

  画面中,小伍怒吼,画面外,小伍同样怒啸出声。

  手里的竹棍,化为了能够斩开幻境的神兵利器,直接迎面接住了邪物的利爪。

  与此同时,幻境整个破裂开来,眼前的天地,瞬间回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街头,并且眼前来临的邪物身影,在忽明忽暗的阴天月亮映照下,被少年小伍直接看了个清澈。

  这是头好似狐狸的生物,但比狐狸要大了数十倍,恍如巨大的牛犊般硕大无朋。

  它的爪子有半个小伍脑袋尖长,势大力沉,这一划啦下来,恐怕将小伍整个划成两半都绰绰有余。

  可让小伍本人也无比震撼,他手中看似不自量力的竹棍,居然真挡住了这只邪物的攻势,竹棍与利爪碰撞造成的冲击波,横扫了半条街道,引发虎虎怪声。

  他震撼,自己好像只学了这么几天招式,就突飞猛进,连邪物的攻击都能抵挡了吗?

  “不对,应该是竹棍给了我不少力量,但这力量还不够!”

  力气猛的弱了一截,小伍察觉竹棍气力用老,抵挡不住邪物狐狸的攻势,连连后退,背后撞到居民墙体上,嘴里闷哼,内脏破损造成的血液从嘴角泌出。

  他毕竟修为尚浅,区区碰撞的作用力也抵挡不住,肉身出现了损毁。

  狐狸邪物发现这一真相,目光流露出无比狂喜之意。

  它都差点认为这次的袭击会出大问题了,没想到一惊一乍过后,眼前的猎物竟是银样镴枪头!

  攻击力强,肉身孱弱成这副样子,闻所未闻。

  要怪,就怪你不修肉身吧,给我死来。

  这只狐狸邪物,利爪间有黑色的光彩浮现,做为行走黑暗的王者,其自然有只属于黑暗的技能,比如现在释放的力量,那就是外界所谓的‘黑神力’。

  只是在这个星球上,这种力量有多种多样称呼,并且这种力量就代表了诡异,并且令人讳莫如深,无数人畏之如虎。

  电闪雷鸣,配合着这道黑色力量攻势,令得天地都有了失色,仿佛在验证,少年小伍的英年早逝。

  “想杀我?没这么简单!”

  但少年小伍却依旧在拼死反抗,野兽会困兽犹斗,人类又何尝不是这样。

  惊世骇俗的力量,从竹棍之间飞射而出,看似并没太强,但狐狸邪物只觉这股力量让他心惊胆战。

  它所释放出的黑色力量,在对方的黑色之间,如遭遇到了天生压制它一等级的恐怖事物,直接压制而下,把它的力量春雪消融般消饵。

  ?!

  狐狸邪物目光呆滞了瞬间,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呢,只见这竹棍上的黑色力量突破了它爪子,将它整个爪子敲成了两半,随后狠狠击打在其头颅中央。

  噗。

  只听一道西瓜迸裂开的声音,响彻长夜。

  想让小伍挫骨扬灰的狐狸邪物,反过来被小伍一棍敲碎了脑袋,这正应证了那句老话。

  杀人者,人恒杀之。

  而且这只邪物还是被不足弱冠之年的少年人击杀,如果它还能活着,怕是也无颜去见其他邪物了,死了也算一了百了。

  “我赢了!”

  小伍摇摇欲坠,看着手中沾染了大量邪物血迹的竹棍,只觉内心的积郁一扫而空。

  什么家族仇恨,什么父母的嘱咐,什么报仇雪恨,全部变成了过眼云烟,只要有这份能奈,他认为自己想做什么,都能做得到。

  突然掌握了强大力量,是个人都会喜出望外。

  但关键在于之后。

  你掌握了力量,心态失衡,做些离经叛道,甚至天怒人怨的事,那就是你的心术不正,总会有人收了你。

  比如小伍,他在夜色中又哭又笑,惹得城镇中不少听见动静,却在房中瑟瑟发抖的居民们心惊肉跳。

  谁也不知,这位少年人突然得到强大力量,会做些什么,他既然比邪物都要强大,那么屠灭这座小村镇不在话下。

  交战街道附近的房屋顶端,有另一道身影,迎着夜色悄无声息坐着。

  让人心惊胆战的少年哭笑声,他也听在耳中,却不动声色,他要继续观察少年人接下来的行为。

  但这位少年人,也不知是心性真好,或者内心过于强大,又或者想的事情足够充沛,在狂傲笑了片刻后,望向四周漆黑一片。

  “师傅,我知您就在旁边护道,感谢师傅护我周全,徒儿已然击杀这只邪物,师傅能现身一见了吗?”

  说话间,小伍气宇轩昂,再没有丝毫疯癫狂傲神态了。

  房屋上端坐的身影,唇角勾起轻微笑意来,转瞬间,他身影动了动。

  下一刻,少年分明刚看过的街角黑暗处,传来慵懒声音。

  “哦?不笑了吗?师傅可是被你这笑声吓了一跳,灭杀区区邪物罢了,你可别失心疯。”

  小伍心头毛骨悚然,心道师傅果然不愧是得道高人,方才明明看过那片街角,他居然就从那里现身。

  恐怕先前与修煞门交手时展现的实力,还远远不是师傅的真正实力,因为就算四流高手,也难以对付刚才的邪物才对,偏偏只被师傅教导了几天的自己,把邪物击杀了。

  这只说明,师傅远比小伍想像的强大不知多少。

  “见过师傅,幸不辱命,小伍侥幸将这只邪物击杀,接下来如何做,还请师傅示下。”

  但少年小伍却依旧在拼死反抗,野兽会困兽犹斗,人类又何尝不是这样。

  惊世骇俗的力量,从竹棍之间飞射而出,看似并没太强,但狐狸邪物只觉这股力量让他心惊胆战。

  它所释放出的黑色力量,在对方的黑色之间,如遭遇到了天生压制它一等级的恐怖事物,直接压制而下,把它的力量春雪消融般消饵。

  ?!

  狐狸邪物目光呆滞了瞬间,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呢,只见这竹棍上的黑色力量突破了它爪子,将它整个爪子敲成了两半,随后狠狠击打在其头颅中央。

  噗。

  只听一道西瓜迸裂开的声音,响彻长夜。

  想让小伍挫骨扬灰的狐狸邪物,反过来被小伍一棍敲碎了脑袋,这正应证了那句老话。

  杀人者,人恒杀之。

  而且这只邪物还是被不足弱冠之年的少年人击杀,如果它还能活着,怕是也无颜去见其他邪物了,死了也算一了百了。

  “我赢了!”

  小伍摇摇欲坠,看着手中沾染了大量邪物血迹的竹棍,只觉内心的积郁一扫而空。

  什么家族仇恨,什么父母的嘱咐,什么报仇雪恨,全部变成了过眼云烟,只要有这份能奈,他认为自己想做什么,都能做得到。

  突然掌握了强大力量,是个人都会喜出望外。

  但关键在于之后。

  你掌握了力量,心态失衡,做些离经叛道,甚至天怒人怨的事,那就是你的心术不正,总会有人收了你。

  比如小伍,他在夜色中又哭又笑,惹得城镇中不少听见动静,却在房中瑟瑟发抖的居民们心惊肉跳。

  谁也不知,这位少年人突然得到强大力量,会做些什么,他既然比邪物都要强大,那么屠灭这座小村镇不在话下。

  交战街道附近的房屋顶端,有另一道身影,迎着夜色悄无声息坐着。

  让人心惊胆战的少年哭笑声,他也听在耳中,却不动声色,他要继续观察少年人接下来的行为。

  但这位少年人,也不知是心性真好,或者内心过于强大,又或者想的事情足够充沛,在狂傲笑了片刻后,望向四周

看过《重生之星空巨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