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中文网 > 北雄> 第1179章诡谋(一)
  八月初,西北已堪堪进入初冬时节。

  天色将暮,张伦请范文进一道出城巡视城外军营。

  此时大军已经全部回转,昨日晚间,凉州总管范文进邀众人聚于总管府,摆了一场庆功宴。

  大家开怀畅饮,谈笑风生,除了庆功之外,就是让大家相互之间有个初步的了解。

  这些人当中为首的几个来历各异,却都算得上是大唐的开国之臣,天南海北的凑在一处,总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

  这次共御吐蕃,大胜之下算是开了个好头,将军们身负军功,范文进等人也没把姑臧给丢了,相互配合的还算默契,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

  所以宴饮之时大家喝的就很痛快。

  再有就是范文进久居西北,对这些军功赫赫的大将军自然是刻意结交,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在凉州为官,最后还是要回朝述职。

  到了那个时候,今日结下的善缘可能就会发挥作用。

  而将军们来之前也都得了吩咐,不得跟范总管刻意为难,以免寒了西北众人之心,而且他们是来打仗的,不是来治理地方的,跟范文进等人没什么冲突,之后还要这些地方官员的支持。

  于是宴饮之间宾主尽欢。

  ………………

  隔日傍晚,张伦便拉着范文进出城巡营。

  范文进心里还有些嘀咕,这是怕俺们不好好对待有功将士吗?还是让俺亲自来看看有没有疏忽之处?

  可见他在西北待久了,和人长年累月的勾心斗角,养成了凡事都往坏处想的习惯。

  出城时张伦就笑道:“俺给总管看个新鲜,俺是个粗人,不比总管大才,若有不妥的地方,还请总管直接跟俺说。”

  范文进跟他接触未久,对张伦的性情还不是很了解,不过这人在他眼中确实是个粗人无疑,就是做事很有些章法。

  此时听张伦这么一说,心中稍安,随即便拱拱手开了句玩笑,“俺在西北没少见了新鲜事,将军可莫要诓俺。”

  这些天大军一直在和姑臧的官民们修建足以过冬的营房,和吐蕃人不管不顾的把营地直接设在城南不同,大军驻扎在姑臧城东背风之处。

  经过十几天的建设,营地已经初初成型,这要归功于工部派在军中的随军人员,前隋的建造速度在大唐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之后他们还要在姑臧周围设置几个仓房,来储存粮草军械,中原民族就是这么特殊,走到哪建设到哪。

  ……………………

  张伦所说的巡营明显是个幌子,他直接进到大军中军,那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们的到来了。

  齐勒布和阿鲁被带到了这里,作为吐蕃人当中有名的将军,齐勒布表现出了与之相匹配的自尊心,一直在用他那简单到可怜的吐蕃词汇诅咒着可耻的敌人,挣扎的也很剧烈。

  当然了,他还在吃饭喝水,说明并不打算这么屈辱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阿鲁对他的劝告也起到了作用,他们都是有用的人,就算不能回到吐蕃去,也应该把关于敌人的消息想方设法传回到王的耳朵里。

  于是齐勒布安静了一些,也为自己活下来找到了充足的理由。

  范文进见到两个吐蕃人在这里的时候,他稍稍惊讶了一下,却又觉得都在情理之中,他只是有点好奇,张伦会怎么来处置他们。

  ……………………

  两人坐定。

  终于又见到了这两位平地人的首领,齐勒布努力的直起腰杆,保持着最后一点尊严,不等对方开口嘴里便叽里咕噜的说起了话。

  这样显然很不礼貌,张大胡子只稍微示意,卫士立即上前噼里啪啦一顿打,打的齐勒布满嘴是血,卫士才又掏出一块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齐勒布此时只能像淹了水的虫子一样在地上不停蠕动,红肿的快要被封住的双眼流溢出来的都是仇恨。

  阿鲁惊恐的看着这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还以为是到了该谈谈条件的时候了,不想对方根本不想听这些……

  ……………………

  “听说你是一个……主祭官?跟你们的神说的上话?”

  张伦挠着大胡子随意的问了一句,话语间明显有点别扭,中原也有各种祭司活动,不论官府和民间都还对各路神仙保留着敬畏。

  官府主祭的一般都是官员兼任,民间的则是一些德高望重的人物,或者是有神异流露的奇人,所以说祭祀活动在中原并不稀奇。

  天旱求雨,雨水多了就请求老天爷收了神通,都属平常操作。

  可随军带着这些人,时不时的就进行祭祀占卜,甚至有时会代替将军们行事,就过于胡闹。

  而且是用奴隶来活祭神明,张伦觉着吐蕃人的神仙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定就是妖怪变的……

  当然了,如今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用,不然能和神仙交流的人怎么会被捉住呢?

  特意找来的翻译将张伦的话用吐蕃语说了一遍。

  阿鲁不停的点着头,估计这次的经历过后,他应该很有学习汉话的动力,如果他能活下来的话。

  “是的,伟大的将军,我是神的仆人阿鲁,一个虔诚的,为传播神名而行走在大地上的人,神的仁慈和博爱一直与我同行。”

  听到翻译的解释,张伦和范文进对视一眼,不由都笑了起来,仁慈,博爱?真是见了鬼了。

  张伦对吐蕃人的神话传说没有任何的兴趣,此时便道:“你们的仁慈俺也见识过了……”

  说着话,他一指齐勒布,“我只想知道,在你们的神眼里,这个人还能不能回到吐蕃去?听说你极擅占卜之术,俺给你个机会,让你们的神来决定他的生死如何?”

  范文进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权当是冬日来临之前的难得消遣了,之后他还要紧着把粮草送去一些到张掖,别把远来的突厥人给饿死了。

  至于张伦是不是想放了这两人回去,他心里已经决定卖张伦这个面子,由张伦来决定此事。

  因为他已经打听过了,几个大将军中张伦出身最低,如今却能由他来主掌大军,说明此人非常得宠,是个值得倾力结交的人物……

看过《北雄》的书友还喜欢